仁东控股 *** 背后隐秘路径:股东依赖国资入主利好出货 海金科“配合炒作”_www.allbetgame.us

仁东控股的闪崩还在继续。

12月9日,仁东控股迎来了延续第十一个跌停,总成交额仅2199万元,距离重回2019年7月30日16元左右的股价,还剩一个跌停板的距离。此前,关于仁东控股幕后操盘手被司法部门控制的新闻已经在市场伸张,30亿融资盘爆仓或只是时间问题。

业内普遍认为,仁东控股长达15个月有余的“慢牛起点”缘于2019年7月30日,当天,仁东团体宣布公司即将现实控制人调换,海淀国资北京海淀科技金融资本控股团体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科金团体”)与公司原控股股东方签署《股份委托治理协议》,零成本拿下仁东控股1.19亿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21.27%)对应的表决权。

海科金团体的介入让仁东控股一众中小投资者信心百倍,此前,海淀国资曾疯狂在A股扫货,相继入股金一文化、三聚环保等,并为这些企业提供了流动性支持。

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与对其他上市公司“悉心照料”差别的是,海淀国资并没有现实取得仁东控股的股份,在通过委托表决权入主仁东控股一年来时间里,对仁东控股的助力并不显著。海淀国资的托管更像企业方为“配合炒作”举行的“挂靠”行为,对于上市公司自己而言并非一笔合算的生意。

早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曾在《独家观察:兜销“国字头”再行其道,民企百万挂靠真能一劳永逸?》一文中报道,在国资攀亲民企渐成潮水时期,一种打着“国企改革”、“服务民企”的“旗帜”,提供国企挂靠服务的生意经浮出水面,民营企业以一定的挂靠用度或股权作为价值“委身“国资”,以此获得更普遍的营业资源和融资渠道,甚至是炒作股价。

海淀国资零成本入主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近年来仁东控股的谋划状态与资本运作发现,仁东控股的败局或早有征兆。

去年我们看到海科金说收仁东控股,就觉得很新鲜,由于这家公司资质确实一样平常,那时思量可能是为了借壳,把‘兄弟公司’海科融通装进去,但看方案和海科金买金一文化又不一样,仁东控股的股东并没有现实转让股份,并非真的想要卖壳。”12月9日,北京一家私募机构合伙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

从彼时仁东控股的财务数据上看,公司资质平平。2016、2017、2018年,仁东控股的营业收入划分为26.43亿、9.53亿、14.86亿,净利润划分为1.06亿、-2.15亿、0.59亿。而值得一提的是,彼时,仁东控股收购的子公司合利宝延续两年未完成业绩答应,上市公司2018年却没有计提商誉减值。

2019年中报时,仁东控股商誉高达9.99亿元,占公司总资产的比例为34.81%,占公司净资产的比例高达99.9%。

2019年7月29日,仁东控股原控股股东北京仁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仁东信息)及其一致行动听仁东(天津)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天津仁东)、仁东(天津)科技生长团体有限公司(下称仁东科技)、霍东与海科金团体签署了《关于仁东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份委托治理协议》。

就此,海科金团体通过股份托管的方式获得了上市公司21.27%的股份对应的表决权,北京市海淀区国资委成为上市公司的现实控制人。彼时双方还约定,初始托管限期为一年。初始托管限期届满后,受托方可单方决议延伸托管限期,但延伸时间不应跨越一年。也就是最长可能托管2年。

同时,仁东信息将按托管年度向海科金支付托管费。如托管年度为完整公历年,该托管年度的托管费应为2000万元。

彼时,海科金团体答应,在托管期内完成为上市公司提供的直接/间接资金支持,原则上不跨越 50 亿元。

-------------------------

www.allbetgame.us

欢迎进入欧博平台网站(www.aLLbetgame.us),www.aLLbetgame.us开放欧博平台网址、欧博注册、欧博APP下载、欧博客户端下载、欧博游戏等业务。

-------------------------

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海科金团体在托管时代,对仁东控股的助力并不显著。

仁东控股曾通告示意,2019年11月、2020年4月向海科金团体申请乞贷10亿元、20亿元,但在今后回复深交所问询函是,仁东控股却示意停止2020年11月25日,公司累计向海科金团体乞贷余额仅为1.45亿元,详细为2020年2月、2020年5月,公司划分向海科金团体发生乞贷5000万元、9500万元。凭据相关乞贷协议约定,上述乞贷限期为2年。

但细究乞贷历程,海科金团体牢牢掌握主动权。

2019年头,仁东控股曾介入海科技团体增资项目,以1.5亿元认购海科金8264.46万股,持股占比3.0236%。2020年海科金团体通过兴业银行北京分行委托发放贷款1.45亿元的交换条件,即是仁东控股将所持海科技团体股份全数质押给海科金团体子公司北京海淀科技企业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作为担保。

一来二去,海淀国资成本为零,每年收取2000万元托管费,却辅助仁东控股开启了长达一年的牛市。

理性看待国资介入

海科金团体入股之所以能带给股民“鼓舞”,最为主要的原因在2018年6月,其以同样险些零成本(1元)的方式拿下了金一文化的控制权,随后又通过100亿资金援助辅助金一文化化解资金链危急。

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对比海淀国资对金一文化、三聚环保等上市公司的“态度”,发现其对仁东控股并不“专心”。

2018年,海科金团体以1元价钱收购金一文化控股股东碧空龙翔73.32%的股权,进而掌握上市公司控制权。昔时8月31日,金一文化对外公布关联买卖通告,海科金团体将向公司提供30亿元乞贷;10月10日,公司对外公布海科金团体将为公司及下属子公司综合授信提供担保,金额40亿元;10月16日,金一文化再次对外公布通告,称海科金团体控股股东北京市海淀区国有资本谋划治理中心将为金一文化提供30亿元综合授信担保。

同期,另一家海淀国资北京海淀科技生长有限公司在拿下三聚环保控股权后,也给其带来巨额资金支持,2018年中,北京市海淀区国有资本谋划治理中心便与上市公司签署《战略互助框架协议》,将接纳包罗但不限于直接以现金受让三聚环保的债权及应收账款,总金额为60亿元至80亿元。

但海科金团体却在入主一年后终止了委托协议,2020年11月披露《关于公司权益更改暨控股股东、现实控制人发生调换的提醒性通告》,指出仁东信息方与海科金团体终止股份委托治理关系和一致行动关系的协议。

其称主要原因是:“受各方面因素影响,双方互助进度低于预期,一方面是今年以来,受疫情影响,双方战略互助部门约定事项无法实行;另一方面受国企相关政策影响,有关项目落地和实行受到一定限制,也影响了双方互助历程和相关资金支持的到位。综合来看,双方不再具备进一步互助的基础和条件,从而导致本次委托协议一年期满后不再续签。”

我们判断,仁东团体(仁东信息方)那里根本就没有计划卖壳,今年年头,仁东团体还想拿下*ST华讯,又怎么会放弃仁东控股这个壳呢?国资方也没有足够的动力支持上市公司生长。”沪上一家券商投行负责人对记者指出。

2020年1月22日,*ST华讯公布通告称,控股股东华讯科技及公司实控人吴光胜与仁东团体签署了框架协议,仁东团体拟通过增资华讯科技、受让华讯科技股权等方式取得华讯科技不低于51%的股权,到达控股职位。

在部门市场介入者看来,虽然没有带来实质性的营业互助或资金资源,但海淀国资的托管在一定程度上为仁东控股股价“炒作”提供了契机。

不外,有观察者指出,归根结底,坐庄行为仍然是引发仁东控股二级市场大幅颠簸的主因。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