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sdt不用实名交易(www.caibao.it):原创 林黛玉为什么取笑刘姥姥是母蝗虫?曹雪芹的真实用意,很少人读懂

原题目:林黛玉为什么取笑刘姥姥是母蝗虫?曹雪芹的真实用意,很少人读懂

弁言:

红楼梦中的林黛玉,宿世曾是三生石畔的一株绛珠草,受天地精髓和与雨露滋养,幻化成了“绛珠仙子”。

“绛珠仙子”为了答谢神瑛侍者的浇灌之恩,在警幻的辅助下来到人世历劫,于是有了我们人人口中的“天上掉下个林妹妹”……

正由于如此,我们看到林黛玉在红楼梦的前期,完全是孤独清凉、目无下尘,恰似不食人世烟火的一小我私家。

但令人奇怪的是,刘姥姥二进大观园那次,黛玉却似乎丢掉了自己的“偶像负担”,更是由于把刘姥姥比喻成“母蝗虫”而一度受到读者及观众对她人品的质疑。

关于这件事,笔者倒是以为,曹雪芹写的这一段故事,“母蝗虫”三个字一出,反而彻底让“绛珠仙子”林黛玉这小我私家变得加倍真实和立体了,不信请看。

一、林黛玉VS薛宝钗

作为红楼梦的双女主,宝钗和黛玉都拥有大批的读者粉丝,但与此同时,她们身上也总是存在着许多容易被诟病的点。

林黛玉把刘姥姥比喻成“母蝗虫”,玩笑惜春作画不易一幕,一直被诟病为“鄙夷劳动人民、为人尖酸刻薄”的典型;

与之相对应的,薛宝钗偷听到小红和坠儿的对话,灵机一动把颦儿看成“挡箭牌”,一直被很多人定性为她“心里阴晦、表里不一”的罪状……

我想,或许这时刻作为读者的我们可能都忽略了一点:那就是曹雪芹描绘的这些女孩子说到底照样人,而不是神。

宝钗“移祸”颦儿,是情急之下的一种条件反射,至于她走后小红和坠儿对黛玉的评价和疑心,在那样一种情况下,她很难思虑到那么深的层面;

至于林妹妹逗趣刘姥姥,她能那样明面上说出来,就证实她心里坦坦荡荡,谈不上刻意贬低和侮辱,“母蝗虫”的比喻,更像是抖个灵巧,只为轻松一笑……

不过话又说回来,宝钗潜意识喊出了颦儿,若干受到了平时下人们对黛玉评价和讨论的影响,她应该制止的;黛玉对刘姥姥那样一种直观的比喻玩笑,若干体现了一个锦衣玉食的 *** 缺乏对底层生涯艰辛的领会,她照样太年轻……

这或许就是人性的庞大和幽微之处,也是曹雪芹以“美中不足”四个字来塑造人物的基本原则。“人无完人,金无足赤”,正是这些细节让我们信赖了钗黛这类人世女子真真实实地存在,而并非是天上的仙人。

二、刘姥姥VS林妹妹

要说起来,林黛玉把刘姥姥比作“母蝗虫”这件事,着实是生动而又有趣。

,

币游usdt

欢迎进入币游usdt网址(Allbet Gaming):www.aLLbetgame.us,欧博allbet网址开放欧博allbet网址、会员注册、 *** 开户、电脑客户端下载、苹果安卓下载等业务。

,

而且若是我们仔细看原著,琢磨一下曹公的用意,林妹妹这回倒更像是继续了刘姥姥的衣钵,成为了提供生涯快乐的源泉。

刘姥姥在饭桌上受到凤姐和鸳鸯的怂恿,说出了那句经典而又有趣的“老刘老刘,食量大似牛,吃一个老母猪不仰面”,我们来看看它最后的“笑果”:

众人先是发怔,厥后一听,上上下下都哈哈的大笑起来。史湘云撑不住,一口饭都喷了出来,林黛玉笑岔了气,伏着桌子哎哟,宝玉早滚到贾母怀里,贾母笑的搂着宝玉叫“心肝”。王夫人笑的用手指着凤姐儿,只说不出话来,薛姨妈也撑不住,口里茶喷了探春一裙子,探春手里的饭碗都合在迎春身上,惜春离了座位,拉着他奶母叫揉一揉肠子。(节选自《红楼梦》第四十回)

这可以说是红楼梦中难过的一个名排场了,我们再来看看黛玉在众姊妹眼前讥讽惜春,从“母蝗虫”到“草虫”再到“《携蝗大嚼图》”,这一番言语最后带来的“笑果”:

众人听了,越发哄然大笑,前仰后合。只听“咕咚”一声响,不知什么倒了,急遽看时,原来是湘云伏在椅子背儿上,那椅子原未曾放稳,被他全身伏着背子大笑,他又不提防,两下里错了劲,向东一歪,连人带椅都歪倒了,幸有板壁盖住,未曾落地。众人一见,越发笑个不住。(节选自《红楼梦》第四十二回)

人人发现没有,刘姥姥来了这一遭,我们的林妹妹似乎一下子开了窍,从天上掉到地下,她也情愿转变成了像刘姥姥(她口中所说的“母蝗虫”)那样接地气的人。

林黛玉的融会和感知能力是很强的,我想,或许正是刘姥姥的到来,让她发现人生原来还可以这么有趣,没必要时时刻刻端着,即便是说错话也没关系,于是来了个现学现卖逗人人伙开心。

以是我想说,刘姥姥可能不知道,她的插科打诨,居然让人耳濡目染,无形之中还多了一个优异的好徒弟。

三、黛玉前VS黛玉后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想过,为什么连“母蝗虫”这样粗俗的三个字居然也能从林黛玉口中说出来的?要知道,这个女子曾经一度都是狷介孤独的女神范啊!

依我说,这还得是刘姥姥的劳绩,没有她给大观园一众太太 *** 婆子丫鬟公子哥带来的快乐,林妹妹可能一辈子也难过有这样的粗犷和舒怀的时刻。

黛玉怼人的名排场,想必人人都有印象,从李嬷嬷到周瑞家的,再从宝钗到宝玉,以前的黛玉怼人,那可是头脑理性、语言犀利,让人毫无还手之力,真是“说出的话比刀子还尖,让人恨又不是,喜欢又不是……”

而我们细思“母蝗虫”三个字,语言之粗俗,比喻之形象,似乎那一刻的黛玉再也没有理性可言,被刘姥姥留下的快乐冲昏了头脑的林妹妹,只剩下全身感性和骨子里的艺术细胞在摩拳擦掌……

犹记得,海棠社初开时,黛玉用“蕉叶覆鹿”的典故戏谑贾探春“蕉下客”的称呼;犹记得,螃蟹宴上,黛玉看不上宝玉做的持螯赏桂的诗句,说“这样的诗,要一百首也有……”

那时刻的林妹妹,是何等的文雅和高慢啊!可能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不久之后的某一天,她竟然能被一个叫刘姥姥的带偏,变得生龙活虎起来。粗话俗话什么的不重要,只要我一说你们能懂了笑了就好。

结语:

毫无疑问,曹雪芹写林黛玉讥讽刘姥姥为“母蝗虫”是极具文学意义的,他的高明之处在于通过描绘人物一个无伤大雅的小瑕玷,而迅速让这小我私家更先立和活了起来。

刘姥姥的到来,影响了贾府大观园中的每一小我私家,带给了这些富家少爷 *** 无限的欢欣。而这其中受影响最深的,生怕还得是林黛玉,她学习模拟刘姥姥的语言动作,进入一个与此前葬花完全差别的生涯境界。

真是信服曹雪芹,他用一个刘姥姥,照见了贾府上上下下的生涯群像以及大观园里的花样年华,更是让居高临下的“绛珠仙子”林黛玉也真真正正地更先下凡了,好像沾染上了田间地头土壤的味道。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