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C换TRC(www.u2u.it):20年前的今日:最正常国足冲进世界杯 中国足球从未感觉这么好_erc20和trc20转换(www.u2u.it)

ERC换TRC

ERC换TRCwww.u2u.it)是最高效的ERC换TRC,TRC换ERC的平台.ERC20 USDT换TRC20 USDT,TRC20 USDT换ERC20 USDT链上匿名完成,手续费低。

撰文/赵宇

2001年10月7日,沈阳五里河体育场,当主裁判吹响终场哨时,球场内积蓄的荷尔蒙爆炸开来,中国足球等了44年的世界杯梦终于实现了。

范志毅身披国旗蹲在地上失声痛哭,性格刚烈的范大将军在那一刻,把最柔软的一面显现出来。

中国队回酒店的大巴车上,时任中国代表团团长南勇当着全队念了体育总局发来的贺电,贺电中有这样一句话:你们为我国足球事业的兴起和新世纪的发展开了好头……

的确是开了好头,可中国足球此后的这20年里,并没有抓住进入世界杯的机会普及足球,培养足球文化,也没有像日本、韩国那样,让自己的足球水平快速提升,而是高开低走,一步步迈向谷底。

国产教练、大牌外教在国家队像走马灯似的换来换去,钱没少花,世界杯的梦却越来越远。下次什么时候再进入世界杯?每个人心中都有不同的答案。

如今这个重担,落在了02一代国脚李铁的身上。

视界波第162期:20年后再忆世界杯出线日,中国足球还能找回好的感觉吗?

“那个年代很多领导觉得开会多了是好事”

2001年8月初,中国队在沈阳绿岛酒店集中,十强赛备战进入最后冲刺阶段。未来两个多月要踢8场比赛,谁也不知道能否晋级世界杯决赛圈。

算上之前在昆明的一个月集训,国足队员们要在一起集中三个多月,甲A联赛已暂停。

曾有高层领导对这样的计划提出异议,认为集训时间还是太短,“女排准备比赛一般都要三个月,足球为什么不能集训时间更长?”

翻译把这话告诉米卢时,他直接怼了回去,“你们过去一直在搞长期集训,出线了吗?”

领导听罢脸色大变,拂袖而去。

1997年冲击世界杯时,中国队集训时间很长,没有假期,管理异常严格,球员在没有得到领导和教练同意情况下,坚决不能外出。

高峰后来接受采访时说,他们那时压抑得不行,甚至会失眠。睡不着觉的时候就偷着喝酒,让酒精麻木神经,尽快入睡。

其他球员没有高峰那么极端,但他们也能感受到备战环境的不理想,压抑的氛围导致球员们心态失衡。比赛顺利时还好办,一旦出现挫折就彻底崩盘。

有人这样评价米卢:他只是让国家队发挥了正常水平,就冲进了世界杯。

“97年的时候每天都要开会,全体会、小组会……”作为97、01年两届国家队的亲历者,于根伟谈及往事依然历历在目,“运动员业务学习是可以的,但如果总说一些老生常谈、没什么新意的内容,无形之中就会让球员觉得烦躁。”

“那个年代很多领导觉得会开多了是好事,他们要把上面领导的想法灌输下去,不管这想法对不对。后来大家也知道这种会议,其实没任何意义,应该更多了解球员们想要的是什么,害怕的是什么,而不是一味地开会、讲话……”李玮锋说。

和97年相比,队员们明显感觉到,01年那支国家队的会议少了,除了常规的战术课和业务学习外,剩下的没意义的会全部取消。

球队赛前准备会非常简单:米卢先讲战术要求,讲完后用屏幕播放过去比赛的进球集锦,然后大家一起唱国歌。每次都是一样的流程,时长不超过30分钟。

“枪毙了都负不起的责任,那就不要想了”

米卢执教中国队之前专门看过97年十强赛的录像,知道那支球队比自己现在带的这支实力更强。

他曾问过当时的一号门将区楚良:“为什么你们有那么多机会还是没有成功?”

或许觉得这个问题太关键了,他后来专门安排了一堂业务学习课,内容就是让区楚良、范志毅、马明宇等经历过上一届世界杯冲击失败的人,给大家讲失败经验,要求队员们关起门来说实话。

从交流中米卢察觉,所有人身上肩负的压力太重了,给队员们减压,也就成了他工作当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他告诉队员们平时要多穿着便服出去走走,“不要总是让我在酒店里看到你们。”

“在他看来,训练是训练,生活是生活,他让大家走出酒店其实也是一种放松。”杨璞说。

除了爱在训练时,跟队员们踢网式足球,米卢在酒店时也会跟大家一起打台球。

“他总耍赖,我怎么赢得了他?”曲波当时只有20岁,他说自己从小长大,都没跟教练打过台球。在中国人的观念当中,教练跟球员是要有明显的分界线,米卢把这道分界线给抹掉了,“他就像是个快乐的小老头儿,每天都开开心心的。”

当年的米卢会和国脚们一起打台球放松(供图:李响)

“中国足球从未冲进过世界杯,我知道你们身上肩负着巨大责任,但这个责任不是你们负担得起的,就是把你们全部枪毙了,都付不起这个责任。所以干脆就不要再想什么责任问题了。好好享受足球,换一种方式看足球。”

米卢的这些话,始终刻在了队长马明宇的脑海里,“我们的思想包袱太重了,从小就看老一辈国家队冲击、冲击,失败、失败,到了我们这一代就想着,自己一定要怎么怎么样,这就很容易背起包袱,没法踢好比赛。”

所以米卢提出了“快乐足球”、“态度决定一切”。他告诉队员们:如果你觉得不快乐,那就千万不要踢球了,“我希望你们来到足球场上,就开开心心地完成训练和比赛。”

“你说米卢能给中国足球带来什么改变吗?有,但不大。他能让球员的能力在场上发挥出来,这个在当时能做到,就已经很不容易了。”区楚良说。

也正是因为这种放松的心态,以及正常的发挥,中国队在8月25日第一场十强赛中,主场3-0轻取阿联酋队。

6天后客场同阿曼队比赛,至今让很多球员印象深刻,球队当时一度踢得非常被动,还被判了个点球,结果江津将球扑出,这也成了比赛的转折点,最终凭借祁宏和范志毅的进球2-0击败对手,取得两连胜。队员们都说,如果97年遇到这种状况,恐怕就很难在客场拿分了。

“和冲击世界杯相比,个人恩怨算个屁?”

很多参与01年十强赛的球员都说,球队当时除了氛围好之外还有个特点,就是团结。

江湖上也曾有过各种关于球员之间不和的传闻,但到了国家队,所有这些都不再重要。

“这届国家队大家的目标都很明确,就是进世界杯,大家可以为了一个统一的目标放下所有恩怨。”区楚良说。

作为国家队的直性子,杨璞说得更直接:“在这样的情况下,每个人都知道球队的目标是什么,和冲击世界杯相比,那点个人恩怨算个屁啊!”

十强赛时,米卢把队长袖标交给了马明宇。据后者回忆,自己是在一个很偶然的情况下当上队长的。

当时中国队还在参加世界杯预选赛第一阶段比赛,第一场比赛是在西安迎战马尔代夫。临上场前球队管理人员吕锋在休息室里,问米卢这场比赛谁当队长,老米看了一下身边正在收拾衣服的马明宇,“马,他是队长。”

听到这话,马明宇也很吃惊。

作为那届国足比较年长的球员,马明宇后来戴上了国足的队长袖标。

“为什么让我当队长?这个问题我始终也没跟米卢交流过,他后来好像也一直没揭秘过。”

马明宇说,当时的国家队已经很成熟了,谁都可以当队长,谁当队长都能出线,“人家都说队长需要帮教练协调一些关系,但我其实也没找任何人聊过,什么人际关系都没协调过。”

“米卢选马明宇当队长是经过深思熟虑的。马明宇的性格可以平衡球队的所有关系,包括球员、教练、领导等等。在那个阶段只有他能够扮演这个角色。”关于选择马明宇当队长的原因,李玮锋这样说。

在李玮锋看来,马明宇是一个可以和所有人搞好关系的人,“米卢总说自己就是随便选一个人当队长,那都是扯淡。他的情商非常高。”

球队刚到沈阳时,米卢安排全队一起看了电影《光辉岁月》,讲的是一个黑人教练和一个白人教练,在种族歧视的背景下合作,将一群脾气恶劣、注意力不集中的学生橄榄球队, *** 成了一支富有活力、专打胜仗的队伍,并且通过不断引导,让他们成为有责任心的人。

这样的励志对队员们热血沸腾。区楚良始终是个比较冷静的人,他说米卢安排大家看这部电影,除了励志之外,还想讲述更多的道理:“电影里有一句话是:‘你们可以不是朋友,但需要相互尊重’,这恐怕也是米卢最想传递给我们的。”

米卢希望大家能够团结起来,为了一个目标去努力。他刚上任时也并不被所有人接受,孙继海就曾因与米卢闹矛盾,在球场上将他铲倒。

“按照中国人的心理,他们完全可以不用,或者来了也给你小鞋穿,但都没有。你说米卢不记仇吗?绝对不是。他知道这些人是实现目标不可缺少的。为了实现目标,很多东西都可以放下,这也可以看出米卢的包容性。”时任中国队助理教练的金志扬曾在接受采访时,这样表述。

,
erc20和trc20转换www.u2u.it)是最高效的erc20和trc20转换的平台.ERC20 USDT换TRC20 USDT,TRC20 USDT换ERC20 USDT链上匿名完成,手续费低。
,

“父亲一直支持我踢球,可当我进国家队后他已经离开了……”

2001年9月7日,中国队迎来了十强赛最艰苦的一场客场,对手是卡塔尔。

卡塔尔是中国队的苦主。上届十强赛,中国队就是主客场都输给对手,最终无缘法国世界杯。

球队此前刚刚结束客场同阿曼队的比赛,出现了一些伤病情况,阵容不整。此役,米卢安排谢晖和曲波搭档踢前锋。

得知自己要首发时,20岁的曲波有些紧张,“没想到这么重要比赛让我首发,当时一直在想:我能承担得起这个责任吗?”

当年米卢的国家队中,曲波是一个绝对的新人。

中国队在第30分钟先丢一球,面对对手的严防死守,始终找不到扳平的机会。眼看就要进入伤停补时,中国队获得角球机会,祁宏将球发出,从后场冲到对方禁区里的李玮锋,用头球攻破了对方球门,这关键的一顶让中国队在客场拿到了宝贵一分。

“进球后头脑一片空白,什么都来不及想了……”李玮锋说,自己那段时间,经常会在睡觉时梦见已故去的父亲,所以他后来跟队伍回到沈阳后,专门到酒店附近的十字路口给父亲烧了纸钱,寄托哀思,“在我们东北还是很讲究这些的。”

8天后,中国队在沈阳迎来了乌兹别克斯坦队,李玮锋再次用头球攻破了对方球门。他进球后跪在地上磕了个头,掩面而泣……

“我是个家庭观念比较重的人,我很小时父亲就一直支持我踢球,希望我有一天能够代表国家队去比赛。可当我进入到国家队时,他已经离开了,没能看着我代表国家队去比赛。为国家队进球后跪在地上就是对父亲最好的一种表达……”

后来中国队又在客场1-0击败了阿联酋队,只要在10月7日主场同阿曼队比赛中拿到三分,就可以提前两轮获得世界杯参赛权。

“那场比赛的准备跟往常没什么区别,上午开准备会,下午休息,五点多茶点,然后去球场。”在马明宇看来,即便是大战在即,但每个人都很安静,比赛之前也没有开任何动员会,“就是一个很简单的准备会,教练安排了阵容,讲了打法,然后就完了。”

比赛踢得一切正常,于根伟在第36分钟进球,这也是全场比赛的唯一进球。于根伟这场比赛之所以能够首发,跟祁宏累积黄牌停赛有直接关系。

为了这个首发位置,于根伟在第一场十二强赛开始前还闹过情绪。

他过去一直都是主力前腰,不过由于过去一年一直有伤病,所以进国家队次数不多,米卢在十强赛之前才把他招入到球队当中,这时主力前腰的位置已被祁宏占据。

第一场同阿联酋队比赛赛前训练,于根伟发现自己被分在了替补一组,扔掉黄色号坎就离开了训练场。

“97年那支国家队已经很强了,我当时都拼上了主力,感觉自己到01年更成熟了,打主力问题不大。”于根伟说自己当时还是不够冷静,没控制住情绪,“那时比较单纯,想到赛场上为国争光,觉得凭自己的实力怎么都应该首发。不过现在换位思考,没什么东西是绝对的,主教练会考虑一个整体的平衡,让谁打替补都正常,可能我那时职业素养还不够。其实只要能抓住机会,做替补也能为国争光。”

对于于根伟当时的做法,米卢也显得很大度,没有计较,两个人后来也有过几次沟通,并没有产生隔阂。

于根伟至今都觉得,米卢是个非常出色的教练,“他不光带队好,而且很有胸怀,能理解球员当时的心情。”

这个进球也让于根伟成了那场比赛的焦点,后来不少朋友都跟他开玩笑说:你真的太幸运了,点儿正。

“与中国队一起冲击世界杯的一幕幕,已融进我的血液了”

终场哨声响起,中国足球等了44年的世界杯梦在这一天终于圆了,举国欢腾。

范大将军身披五星红旗蹲在地上失声痛哭,小兄弟杜威跑上去拍了拍他的肩膀。

“他在国家队那么多年一直没能完成自己的心愿,这次终于通过所有人的努力实现,那种眼泪承载了太多东西。”杜威说。

随后的20年,范大将军落泪的画面成了经典。

进入米卢国家队时还不到20岁,他觉得能被选上就像天上掉下个馅饼砸在脑袋上,“之前都是在电视上看范志毅他们踢球,如今在一起训练、比赛、生活,简直像做梦一样。现在又进了世界杯,更是觉得不可思议。”

中国队球员穿上早已准备好的纪念T恤,在内场跟球迷一起庆祝,衣服的正面写着“中国足球从未感觉这么好”,背面写着“赢了!”。据说沈阳市区的啤酒那天晚上都卖光了,北京长安街上堵得水泄不通,欢庆的人们涌向街头,庆祝这具有历史纪念意义的一天。

庆祝结束后,中国队乘坐大巴车离开球场,全队在江津的带领下集体高唱《红旗飘飘》:“五星红旗你是我的骄傲,五星红旗我为你自豪”……

回到酒店后,工作人员早已准备好了庆典,欢迎英雄们凯旋。范志毅把一瓶XO带到了酒店餐厅,让每个人都喝一口。这是他早就准备好的,就等世界杯出线这一天痛饮庆功酒。

有的人喝了,有的人没喝。这是中国足球最幸福的瞬间,经历过太多失败的中国足球就像T恤上写的那样――从未感觉这么好。

“有的时候做梦,都会梦到跟着中国队冲击世界杯的一幕幕,所有这一切都已经融入到我的血液当中了。”

曲波说,97年那支国家队冲击世界杯时,自己还是个16岁的孩子,坐在电视机前看老大哥们的比赛,“没想到四年后我跟着球队一起冲进了世界杯,踢世界杯是进了棺材都可以带着的荣誉。”

曲波后来跟乒乓球教练刘国梁有过交流,他印象很深的一句话是:“代表俱乐部的比赛可能会让你成为明星,但代表国家比赛获得的荣誉会让你成为国家英雄,十三亿人都会记住你。”

2002年6月,中国足球登上了世界杯的舞台,这是所有人的第一次。“奏国歌的那一刹那,血都快要从我的身体里冒出来,震撼、激动。”

李玮锋说,如果一个球员没有经历过世界杯,很难说是完美的,“但这个舞台也不是谁都能踏进去的,这是我这辈子都可以跟家人、孩子、朋友骄傲、吹牛的资本。”

中国队后来在世界杯上表现一般,没有取得胜利和进球,输掉三场小组赛后回国解散。米卢不再担任中国队主教练,又一段神奇的工作经历结束了。

“作为足球从业者 悲哀的同时也希望中国足球越来越好”

“我们当时以为这次进了世界杯,以后会成为常客,会经常出现在世界杯的赛场上。”杜威、曲波这些当时的年轻人曾这么想过,可后来他们发现,这个想法太天真了,他们跟着国家队一次又一次冲击,始终都没有再成功过。

日本、韩国冲进世界杯后又举办了世界杯,借助它的影响力来大力发展本国足球。可中国足球却缺乏这样的战略性眼光――进去了,出来了,结束了。

2009年,中国足球开始扫赌反黑风暴,江津、祁宏、申思因受贿、操纵联赛个别比赛而落网,南勇、吕锋等官员也因受贿身陷囹圄。他们曾是中国足球的功臣,但也因足球而沦为阶下囚,不禁让人唏嘘。

出线那天,南勇在回酒店的大巴车上,向全队宣读了国家体育总局的贺电。贺电中有这样一句话:你们为我国足球事业的兴起和新世纪的发展开了好头……的确是开了好头,可中国足球在此后20年却高开低走,陷入低谷。

世界杯结束后曾有记者采访杨璞:中国队下次进世界杯是什么时候。他先来了句:“我敢说,你敢播吗?”

“50年后!”

后来这话真的被电视播了出来。

作为02一代的一员,杨璞经历了中国足球从巅峰到滑坡。

“我当时就觉得,国内的足球氛围特别不好,很多都是外行领导内行。18年过去了(采访时为2019年),我们还是这样。都不能说是原地踏步,而是在退步,这个特别可怕,而且没有真正意识到问题出在哪里。”

杨璞这么说也是恨铁不成钢,“从02年到今天,我们的口号应该从冲出亚洲改成冲出东南亚。那个时候谁来中国队主场比赛都肝儿颤,不像现在,连越南、泰国、缅甸都想赢你。”

“作为足球从业者,有时候也挺悲哀的,你希望它好,也在努力去做,但现实往往会击败你的梦想,有些事是你一个人改变不了的。”杨璞说。

和杨璞一样,李玮锋也对如今的足球发展充满了忧虑,他会感叹人在局里,了解得越多就越失望,总想多问几个为什么,“为什么我们差的那么多?依靠我们的实力、财力就应该是这样的局面吗?应该是现在的水平吗?为什么我们一直没有做好呢?为什么身旁的一些兄弟国家都在进步,而我们在慢慢落后呢?我们的差距到底在哪儿?我们现在有没有看清自己的定位?”

曲波说,日本人总结自己“世界杯14秒失误”的精神是中国足球欠缺的,“中国足球的发展体系存在很大问题,至于是什么问题大家也都清楚。我们对于青少年球员应该如何培养?先不要谈国外先进的理论和技战术,能不能先把选材做好了?先回归到足球的本质。”

采访的最后我问杨璞,现在还坚持认为中国队50年后才能进入世界杯吗?他也笑了,“说这话时年轻,就是个愤青。作为足球从业者,当然希望中国足球越来越好,希望这次(2022年)就能冲进去,中国足球进入世界杯对于所有足球人来说都是好事。希望它能给大家带来很多快乐,而不是沮丧。”

无论如何,祝中国足球越来越好。

(采访时间:2019年)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